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點亮一盞燈 光芒照遠程

——記原山西煤炭工業管理局局長武三松

中國煤炭報 作者:胥德義 李侖 2019-05-07 14:32:27

從1956年步入北京礦業學院求學開始,一直到1996年退休,從一線礦工到礦長,再到山西煤炭工業管理局局長,他用40年的光陰為中國煤炭事業書寫了精彩篇章。40年與煤炭打交道的過程中,武三松在黑暗與光明中交替前行,也在成功與失落間盤旋上升。在賦閑的日子里回望青春往事歲月崢嶸時,他覺得一切宛如平常一首歌,世事悠悠竟可寬。

武三松在太原的街頭迎面走來時,銀發飄然,滿臉和藹。他腰板挺拔,步伐穩重,讓人看不出他已是一個85歲的老人。

從1956年步入北京礦業學院求學開始,一直到1996年退休,他用40年的光陰書為中國煤炭事業書寫了精彩篇章。

當礦工,用艱苦鋪就走向成功的道路

在1969年武三松開始擔任潞安礦務局王莊礦生產科副科長以前,他所有的人生經歷用一個字形容:苦。也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沒有比這更苦的生活。這種苦不僅來自于命運之苦、生活之苦,也來自精神之苦。

1935年8月,在武三松成為山西省平順縣玉峽關村武姓農家的一員前,這個家庭已經有了一個女孩兩個男孩,之后幾年,家中又有了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夾在眾多兄弟姐妹中間,武三松幾乎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12歲以前沒吃過白面,也不知道襪子為何物。武三松的童年記憶里,饑餓是最主要的內容。有一次,餓得眼冒金花的他饑不擇食,吃起了野杏仁充饑,結果中了毒,奄奄一息。心急如焚的母親萬般無奈下,給他灌下了大糞湯。大糞湯灌下后,巨臭的氣息喚醒了武三松的胃腸反應,連糞帶食物全都吐了出來。他幸運地躲過了生命中的一劫。

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在武三松13歲時,這句話得到了應驗。在八路軍129師開辦的一個工廠做后勤工作的父親把他帶到了長治。父親原本想讓他進工廠當個工人,以便解決吃飯問題。結果,廠長看到武三松身體太過單薄,沒有讓他當工人,而是直接讓他上了職工子弟學校。以前要在饑餓的生死線上掙扎,現在一下子到了吃飯穿衣都由工廠管的學校接受教育,武三松做夢也沒想過的事發生了。

1951年,小學畢業后,他順利地考入了省第二工業學校。沒想到剛讀2年,學校撤銷,他所在的班轉入了省城太原采礦學校。中專畢業后他又被保送到了北京礦業學院。伴隨著新中國的成立和成長,武三松的命運和國家建設緊緊地拴在了一起。

大學期間,“反右”運動和“大躍進”運動接踵而至。武三松對這些絲毫不感興趣,此時的他正面對著兩種“饑餓”。一種是知識上的“饑餓”,他的目光盯在采礦、采煤概論、礦山機電、礦井通風等32門課程上,他要把所能學的知識儲備足,他要當好新中國煤炭工業新一代的知識分子。另一種“饑餓”是來自身體上的,一個月35斤糧食對于20多歲的他來說實在不夠吃,餓得全身浮腫,大腿腫得最厲害時,一按一個坑。實在餓急眼了,他就拿醬油兌水充饑。1961年大學畢業時,他申請回山西工作,理由是那里煤礦多,可以大有作為。多年以后,事實也證明了他選擇的正確。

畢業后,武三松被分到了潞安礦務局的王莊礦。當人事部門征求他意見想到哪兒工作時,他直接選擇了下井當工人。理由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當井下工人能吃飽飯,每個月有58斤糧票。饑餓給武三松留下的“陰影”太大了。

武三松在王莊礦井下一干就是3年。這3年,他經歷過礦難,面對過工友遇難。這3年,他扶過風鉆、打過炮眼、裝過炸藥、出過礦砟、攉過煤炭、放過大頂、搬過石料,所有的力氣活都干過,飽嘗艱辛,但也夯實了他采礦的基礎。當年井下實行計件工資,工人每月的基本工資是42元5角,但武三松每月都能領100元以上。由此可知他的工作表現和勞動能力。

是金子總是會發光的。后來,武三松被提拔為采煤技術員。再后來,他被調到潞安礦務局五陽礦生產技術科任技術員,不到1年,又由一名技術員成了煤礦調度室副主任。武三松用3年的時間完成了從大學畢業生到生產管理者的轉變。

1964年,帥氣剛健有技術又有能力的他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一切好似都步入了人生正軌。哪知,1968年,由于他不想參與“文革”中的大聯合,又被重新下放到了五陽礦掘井隊當工人,從管理崗位上又跌回了井下一線。而那個時候,家中已經有了三個孩子。夫妻兩人上班都是“三班倒”,只能在交接班的時候在單位交接大兒子,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大女兒寄養到了別人家,二兒子送到了外婆家。

為了解決家中吃飯問題,武三松下了班還要去小煤窯拉煤。無論經歷多少風波和苦難,武三松心中始終裝著一盞明燈:生活總會苦盡甘來,只要認真對待一切。

當礦長,用創新點亮中國煤炭工業前進的明燈

無論在井上還是井下,武三松的能力有目共睹。

1966年,王莊礦建成投產,由于“文革”的影響,長期不能達到設計能力,成了礦務局有名的“落后礦”。熟知武三松的單國豐從五陽礦調到王莊礦任副礦長,求賢若渴的他上任之時提出了一個條件:他要帶走武三松。不久,后來當上了煤炭部部長的王森浩從大同礦務局調到王莊礦當上了技術科科長,武三松調過來當上了副科長。從此,這兩位北京礦業學院的烏金戰友成了“黃金搭檔”,改寫了王莊礦的歷史。

1973年7月,國家計委和燃料化學工業部決定,為了保證河南博愛電廠的煤炭供應,要求王莊礦的年生產能力由90萬噸提高到120萬噸,并限期到1976年底完成改擴建任務。時間緊,任務重,完成國家的此項重任必須要選派得力干部。礦領導選定由武三松擔綱。

信任是動力也是壓力。在礦領導支持和有關科室配合下,武三松帶領工作人員加班加點挑燈夜戰,結果只用了20多天就完成了礦井改擴建的關鍵環節——副立井和風井的設計,比委托外單位設計節省了20多萬元經費不說,光是工期就提前了4個多月。

礦領導對武三松刮目相看。在礦領導的支持下,武三松帶領全礦職工團結奮戰,改擴建項目按時取得全面勝利。1977年陸續完成各項配套工程后,王莊礦年生產能力提升到了120萬噸。1年后,王莊礦的生產能力又增加了10萬噸,盈利361萬元,王莊礦在潞安礦務局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武三松也因此被任命為副礦長兼副總工程師。

經驗的累積使武三松對未來充滿信心。剛剛喝過慶功酒,他又帶領一班人開始了新的規劃——再增加240噸年產量。

1979年12月,武三松當上了王莊礦礦長。上任之后,他明確提出奮斗目標:抓好安全生產,搞好二次擴建,發展生產同時改善職工生活。

機遇再一次來到了他的身邊。當時,煤炭部進口了100套綜采機組,然而把1套分給距離王莊礦5公里的石圪節礦時,遭到了石圪節礦一些老同志的反對。理由是要保石圪節礦先進的稱號,怕上了綜采設備萬一使不好壞了先進的名聲。聽聞此消息后,武三松向局里提出,王莊礦上此套設備。于是,千金難淘的國外先進設備落戶到了王莊礦。也正是這套設備的到來,使王莊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綜采設備運到王莊礦后,面對這個寶貝疙瘩礦工們發起愁來。人人都知道是好東西,但是具體怎么操作卻是個問題。

武三松和黨委書記商量后決定,派出技術科科長和機電科副科長外出取經。經過42天的奔波,兩位外調同志歷經8個省市,走訪了8個礦務局,下了14個礦井,整理歸納了20多萬字的筆記。

就在兩位外出人員緊鑼密鼓地“取經”之時,王莊礦又貼出了招賢榜:在全礦具有初高中文化程度的干部職工中,擇優錄取100人,組建第一支綜采隊。

綜采隊成立后,礦上對他們進行了為期半年的封閉式脫產培訓。完成培訓后,又整建制地送到其他大礦實地培訓了7個月。

幫別的礦挖煤,工資由王莊礦出,武三松有這個魄力,也舍得在人才培養上“出血”。

外培人員實習歸來后,工程技術人員和綜采隊隊員開箱驗收綜采設備,開始有條不紊地展開地面組裝工作。武三松召集技術人員召開了“諸葛亮會”,要求各方面人才參加“會診”,獻計獻策。結果,他們把這個西為中用的洋家伙進行了19處“大手術”,在地面試驗過程中就解決了洋設備水土不服的問題。

綜采機械改造完成后下井運行。下井之前,武三松又搞了一件新鮮事:他要在地面上進行一次綜采表演。當天,看新鮮景的職工、家屬們把設備圍得密不透風,機器的隆隆聲向人們宣告著,王莊礦進入了綜采機械化采煤的新時代。

1980年,經過本土化改造的綜采設備正式在王莊礦投入生產,武三松坐在調度室指揮協調。試產的結果令人振奮,當日出煤1300噸,當月產煤4.5萬噸,到年底5個月時間生產煤炭32萬噸。綜采隊的成功使當時的煤炭部對王莊礦有了全新認識。

第二年,王莊礦乘勢而上,又上了第二套綜采機組。第三年,礦務局把五陽礦的一套用不上的綜采機組“甩”給了王莊礦。武三松來者不拒,讓它們不僅在王莊礦“落戶安家”,還要多多“生娃”。1984年,綜采一隊二隊產煤均破百萬噸。1986年,兩個隊雙雙打破由大同礦務局一支采煤隊保持的114萬噸的全國綜采年產紀錄。

1983年,王莊礦獲得全國煤炭工業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時任煤炭部部長形象地把王莊礦形容為照亮我國煤炭工業前進的一盞明燈,武三松和他的“戰友”就是這盞燈的擎燈人。

當局長,用山西煤炭點燃中國沿海工業的火炬

科技創新改變了王莊礦的命運,當年的“丑小鴨”一躍成為了振翅高飛的“白天鵝”。1983年初,在潞安礦務局工作會議上,剛剛升任第一副局長不久的武三松全面系統地回顧了上一年工作,經過科學論證,他大膽地提出了“本世紀末實現原煤產量、上繳利潤翻兩番”的宏偉目標。正當他準備踏上新征程大干一番時,山西省委組織部下達了新的任命,組織上決定讓他擔任原山西省煤炭工業廳黨組副書記兼第一副廳長。由此,他從一個企業領導變成了政府官員。

武三松是我們新中國成立后培養起來的文武雙全的知識分子,既有高學歷,又經過生產實踐的鍛煉,被人稱為“井下生產的活字典”。煤炭部的領導評價他對煤炭行業是“真懂真精”。

以前只管一個礦的生存和發展,現在是管全省的煤炭行業,武三松深感肩上的壓力巨大。

結合王莊礦的成功經驗,武三松認為建設大型高效的優質礦井是改變山西煤炭行業落后面貌的必由之路。在他的推動下,各大礦務局都開始上了一批大型礦井。

后來事實證明,這些新型礦井的投產,保證了山西新老礦井的正常接續,從山西源源不斷運出來的優質煤,支援了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據測算,1000萬噸山西煤炭運到東南沿海省市,會產生120億產值,30億元利稅,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知道這些時,武三松覺得一切都值了。

1985年,隨著國家煤炭管理體制的調整,山西省煤炭工業廳改組為直屬煤炭部的山西煤炭工業管理局,武三松被任命為局長兼黨委書記,成為山西幾十萬煤炭人的領軍人物。上任伊始,武三松做出鄭重承諾,他說:“煤炭是我國工業的糧食,山西煤炭地位的重要性我十分清楚,擔子重但必須干好。我會盡我的最大努力,滿足國家經濟需要的煤炭。”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和“一班人”不忘初心,勇挑重擔,從戰略高度提出山西統配煤礦跨越式發展的七項任務并逐項落實。

長期的實踐工作,讓武三松深知安全生產對一個家庭的重要性。早年當礦工時,他身邊的工友先后有9人遇難。他要求各礦必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絕不能只追求生產而忽略安全,不要“帶血的煤”。

武三松用人水準在行業內有口皆碑。他有自己的訣竅:“考察干部不是紙上談兵,不是坐在辦公室聽匯報看材料就定的,而是深入基層,直接到井下生產一線。”只要到了井下生產一線,領導干部的思想、談吐、能力、業務水平都會一目了然。

武三松在抓好山西煤炭工業發展的同時,注重改善干部職工的生活。他多次強調,只有營造好了拴心留人的環境,事業才能呈現蒸蒸日上的勢頭。為抓好職工生活,武三松打出了“組合拳”,一是解決職工宿舍問題,二是解決家屬區供水問題,三是解決家屬房通信落后問題。他抓職工醫院建設、子弟學校建設,當這些問題一一落實之后,職工們才發現局長一家6口住的房子還是那個臨街的朝向不好、墻壁用黃泥抹的舊房子。

一直到1996年武三松退休,他給自己定下的不成文的規定都沒改:局內職工家里有婚喪大事要去看望;對退下來的老干部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盡可能予以照顧。其實,他還有另一項自我要求:每個月到井下去檢查不少于3次。直到61歲那年,身材高大的他還曾到井下去檢查工作。

武三松不擺官架子,平易近人。有一次,省政府通知他去開會,而車隊的小車都已派出去,武三松坐上一輛工具車就出發了。老同事和下屬們評價他:“給國家貢獻的煤是黑的,人是純潔的。”“只會整煤,不會整人。”

武三松每年參加全國會議時,主持會議的領導都要把他叫到前排就坐。武三松明白,這不是說他有多重要,而是山西的煤炭在中國的發展中太重要。武三松在煤炭事業中的40年,可以說是起起伏伏。但他心中知道,只要腳下踩到了最堅實的煤層,人就會站得穩。

(均為資料圖片)

已經85歲的武三松腰板挺拔本報記者杜振杰攝

當年英俊的小伙,精干的礦長

1979年武三松任王莊礦礦長,主持研究王莊礦發展規劃。左起:王俊民、付金火、武三松、段玉福、陳來付、劉英俊

1989年9月30日中國煤炭博物館開館儀式,山西煤管局局長武三松致辭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