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把一輩子都獻給了煤礦

中國煤炭報 作者:倪小紅 2019-05-20 10:15:44

2007年李西寧退休了

1978年,焦坪煤礦大會戰結束后井口合影留念(李西寧前排右一)


1950年7月出生,1971年參加工作,是陜西銅川原焦坪礦的運矸工,2000年焦坪礦破產關閉后,分流到黃陵一號礦通風隊,成為一名瓦檢工。21歲下煤窯,57歲出煤窯,他的人生中有足足36年的時間與煤為伴。

1950年出生的李西寧是陜西煤礦工人中普通、平凡的一個,他身上有著大部分煤礦工人共有的特點:樸實憨厚、吃苦耐勞、知足常樂。

陜西銅川焦坪礦1958年建礦,是銅川礦務局主產礦井之一。1982年至1985年,連續4年煤炭產量達到30萬噸以上。當時,礦上有職工近千人,連同家屬至少有4000多人。

李西寧腿腳不太好,行走需要拄拐杖,記憶也有點模糊。在焦坪社區的家里,他一邊揉捏著膝蓋,一邊努力地回憶著當年的往事。

采煤就是在老虎嘴里拔牙

1971年,還是農民的李西寧通過關系爭取到來煤礦的工作機會。這在農村,是大家搶破了頭才能爭取到的事。在當時,只有礦工的子弟或退伍的軍人才有這樣的機會,對于農民出身的李西寧來說,這簡直是鯉魚跳龍門,高升了。

到礦后,李西寧每天早上5點起床,穿上潮濕的棉大衣和加絨褲,戴上用柳藤編織的安全帽,背上高40厘米、寬20厘米,重2.5公斤的加硫酸礦燈出門了。他從地面下到井里要走700多個臺階,坐20分鐘電車,總共近30里路才能到達工作面,然后是12個小時昏天黑地的體力勞動。這些都是李西寧腦海中最深刻的數字。

當時的采煤方法主要是炮采:大巷道四周用毛石砌碹,工作面用鐵軌木梁架棚支柱,上面用鐵絲網和錨桿罩頂揳入,手工打眼,先裝入雷管火藥,然后崩碎。礦工用特大號鐵鍬一鍬一鍬將崩碎的煤裝入礦車,運往井上。

“煤炭能給人帶來熱量,但是有誰知道煤炭工人的寒冷?”李西寧說。礦工在井下作業常面臨頂板淋水、頂板破碎現象,穿上雨衣汗出不來,捂得一身濕,行動還不靈活;不穿雨衣,頂板的水滴滴答答地落在身上,還是一身濕。更難過的是長時間處在10攝氏度左右的低溫中,即使穿了棉衣,只要停下來就會凍得全身發抖。那時候,井下巷道普遍偏低,一般在1米左右,人要跪下來或者是坐在煤堆上貓著腰干活,還要時刻注意周圍的環境。當時,采煤被稱為“從老虎嘴里拔牙”。

“高薪”與“高壓”并存

李西寧說,入礦后先當半年學徒工,每月工資18.8元。成為掘進工后,月工資是38元,后來漲了8元,每月可以拿到46元,接著又漲到51元、57元。在那個年代,這絕對算得上是高薪。當時的公社黨支部書記每個月的收入也就是三五十元。

李西寧每個月給自己留5元錢,剩下的都留給老婆孩子。“自己雖然苦累,但能讓老婆孩子過好,我也挺知足。”

計劃經濟時代,物資定量供應,買什么都要用票。煤礦工人的待遇相對是比較好的,除了工資外,滿勤人員每月能發3斤細糧票、1斤油票、3尺布票。這些東西當時光有錢是買不來的,一個五口之家每個月能吃上1斤油就是“小康生活”了。所以,在煤礦工作盡管危險,但很多年輕人還是毫不猶豫地走進了一個個黑黝黝的煤窯。

40多年前,李西寧正當年,朝氣蓬勃、風華正茂,有著使不完的勁。每天早晨一個玉米面窩窩頭吃完就下井,沒有假日,沒有加班費,沒有補貼。李西寧說,當時最幸福的事就是每次大會戰結束后全隊的人坐在一起,吃上三大碗帶肉的燴菜,喝上兩口小酒。

轉崗遇到好單位

2000年7月,焦坪礦關閉,50歲的李西寧平安地走出了那條走了29年的幽深巷道。勤勞一輩子的他不愿賦閑在家含飴弄孫,多次找領導要求入礦工作,后被分流到黃陵一號礦通風隊當了一名瓦檢員,直到2007年才退休。

李西寧的妻子說,以前煤窯里很潮濕,有很多粉塵,勞保又差,很多煤礦工人有關節炎、塵肺病,李西寧也不例外。幸運的是,他的關節炎、塵肺病都不嚴重。更幸運的是,退休之前他到了好單位,退休后待遇不錯,每年還有外出療養的機會。

現在,把一輩子都獻給了煤礦的李西寧終于停下了閑不住的手,不再做任何工作,天氣好的時候就在小區里打打太極、散散步、下下棋,慢慢養老。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