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將救治煤礦工人作為一生追求

中國煤炭報 作者:杜振杰,張兆增 2019-05-20 10:20:10

周老和老伴志同道合,相濡以沫,非常幸福

人物簡介

周志道出生于1929年,大學學習醫學專業。他從醫一生,直到2008年才離開臨床。50多年的從醫生涯,他從死神手里奪回很多礦工的生命。其高尚的醫德、精湛的醫術,贏得了礦工的信任和國內外同行的贊譽,他為我國煤礦創傷急救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

將救治煤礦工人作為一生追求

——記京煤集團總醫院原副院長、著名骨科專家周志道

志在醫道,結緣煤礦

1929年,周志道出生在山東省濟南市。他的父母都是西醫,也希望他日后能成為醫生。少年時,周志道隨父母來到北平,先后就讀匯文中學和輔仁中學等教會學校。

周志道身高一米八多,當時北平有兩支職業籃球隊,他是其中一支球隊的隊員。1947年,他在高考時選擇了男孩子喜歡的理工科,但命運卻替他做了選擇:他被國立北京醫學專門學校(后來的北京醫學院)錄取了。

1954年,學了7年臨床醫學的周志道畢業了。當時正值國家“一五”時期,經濟百廢待興,煤炭、鋼鐵等基礎產業正在起步,需要各類人才,他服從分配來到北京礦務局報到,直接被分配到城子煤礦醫務所上班。

“我的工作不是上來就手術、縫合,而是從基礎做起,做職工的健康保障工作。”周志道說,當時我國學習蘇聯的做法,在工礦企業建立“車間醫師負責制”,每周醫生要隨礦工下井兩三次,主要檢查落實衛生健康工作,同時處理一些小傷。要看到礦工能吃上熱飯,喝上熱水,防控疾病,要他們保持健康才有力氣多挖煤。城子煤礦老礦工管根福今年81歲了,他指著右手兩個手指上的疤痕對記者回憶說:“這就是周志道醫生給縫合的。當時我在巖石掘進段工作,風錘把手砸破了,他當時正好在掘進工作面現場,立即給我處理、包扎,之后到醫務所縫合。我當時覺得,這大夫很好,沒有知識分子的架子,特信任他。”

2年多煤礦的工作生活經歷,讓周志道和礦工打成一片,也了解到煤炭的生產過程、現場的危險和容易發生哪些工傷事故。

1956年,北京礦務局職工醫院建成,周志道成為該院外科的創始人之一,也是當時的外科組組長。

從此,周志道開始了救治煤礦受傷礦工的工作。直到1988年從總醫院副院長崗位上退休。

退休之后,他依舊每天按時上班,周二出診,周四查床,又繼續工作了20年。2008年,79歲的周志道,才徹底告別臨床。

記憶里礦工故事多

2019年2月3日,記者來到周志道老先生的家,他因患末梢神經疾病,行動不便,靠助步器站立在沙發旁迎接我們。

如今的周老,近90歲高齡,身高比我們還高半頭,精神矍鑠,神采奕奕。和我們一握手,感覺他的手既有力量,也很細膩。落座后,記者拿出一份發黃的病例請他看,他戴上老花鏡,一看說:“這是我寫的病例,這個病人我記得,高高的個子,當時腰疼得厲害,后來癱瘓在床,經過治療,后來竟然站立起來,重新走路上班了。”他對這么多年以前的事情記得清晰,讓我們非常吃驚。

“當時,國家急需煤礦多出煤、出好煤,大干快上是一種很高的生產熱情,每個月末還要組織機關干部和女同志下井突擊生產。但是,受到技術條件和管理水平的影響,加之京西地質條件復雜,出現工傷的幾率很大。”周志道說,當時,砸傷、擠壓傷、撞擊傷很多,頭部、胸部、腹部、四肢都容易受傷,有單一的骨折和外傷,還有情況危重的復合傷,手術做得多是當時最深的記憶。

“傷性休克、腸破裂、脾破裂、腎破裂、腹橫肌和腹內斜肌部分斷裂……”這么復雜和危重的創傷病人,在其他醫院醫生的會診和建議下,周志道先后為其實施2次手術,守護了139個日日夜夜,終于將這名礦工從死亡線上搶救回來。

“遇到重傷和復合傷的礦工,我們努力的同時,也請天壇醫院、積水潭醫院、宣武醫院的醫生來會診、手術,在挽救礦工生命的同時,不斷提高自己的醫術。”周志道特別感謝這些醫院的醫生,他們當中有很多是他的同學、師兄,聽到求助都毫不猶豫地從市區坐車趕到礦區參與救治,這種救死扶傷的精神,更多的是做醫生的職業道德。

一位青年女工被煤車輾軋,造成嚴重脊柱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雙下肢失去知覺。這樣嚴重的病情,即使幸運地搶救過來,也難免截癱致殘。周志道搶救了8個多小時,奇跡又一次在他手中誕生,病人不僅生還,半年后還扔掉了雙拐,行走自如,后來順利結婚生子。

“一生做了多少外科手術,救治了多少礦工,不記得了,也不重要。記憶中的遺憾卻總是忘不掉,而且一直激勵自己努力探索。”周志道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初的一天,木城澗煤礦一名受傷的礦工傷情比較重,要轉院到礦區局總醫院來,他們做好了各種準備,用現在的話說是開辟了綠色通道。可惜,救護車行駛到半路的時候,礦工就不行了,他們等來的是遺體。這件事,讓局里和醫院都意識到靠前急救的重要性,于是他們專門成立了急救小組,他也曾帶著醫生和護士在王平村煤礦井下工作面,與救護隊員一起搶救被頂板坍塌埋壓受傷的礦工。

中國“創傷評分”第一人

“在京西礦區,周志道是名醫,是醫院的名片、‘鎮院之寶’、患者的救星。”記者的話讓周志道瞇起眼睛,微笑地靠在沙發里,似乎在享受著過往,但他很快說:“實事求是地講,煤礦的工傷事故多發,讓我有機會去救治,才練就了嫻熟的醫術,這是醫學經驗積累的過程。同時,不斷學習新東西,掌握新技術,才能更好地服務礦工。”

“我曾經多次要求外出學習深造,但都被局領導婉拒了,說你都學習7年了,還不夠嗎?”周志道笑著說,他很理解局領導對人才的愛惜,生怕他學習之后“跑了”,再也不回礦區。

盡管如此,周志道一天都沒有放棄學習,利用外院醫生來院會診、手術的機會學,從醫學刊物上學,每次搶救和手術后大家一起討論分析相互學習。同時,也把自己的醫學實踐寫成論文發表。簡單地在醫學網站上查找,周志道的論文有很多:《骨盆骨折脫位保守治療的遠期結果》發表在《煤礦醫學》(1984年02期)、《嚴重多發骨關節損傷的標準及診治(附58例報告)》發表在《骨與關節損傷雜志》(1998年04期);《救治嚴重創傷的控制損害策略和方法》發表在《中華創傷雜志》(2004年03期。)

上世紀70年代中期主持編寫權威教材《外科學》的著名醫學專家黃家駟發現了周志道的才華,邀請他一起參與編寫教材,他也因此成為該書第一版中脊柱骨折和截癱、腰腿痛、頸肩病等章節的編者。在大量的救治受傷礦工的實踐中,周志道深感,急救的第一時間,按照不同的受傷程度進行施救,對于提高后續的搶救成功率至關重要。美國在此方面的研究走在世界的前列,他通過各種關系,請在美國的同學幫忙查找資料,仔細學習,結合自己的實踐進行分析。

1983年,周志道撰寫的論文《運用損傷嚴重度評分法分析848例礦區創傷》發表在《中華外科雜志》上,把“創傷評分系統”引入中國,成為中國“創傷評分”第一人。他還創立了煤礦院前評分方案(MPS)、開放骨折評分(OFSS)和ICU收治傷員的評分標準。隨后,他又力主在醫院建立ICU,這在當時北京的大醫院也是剛剛起步。

隨著在創傷醫學領域里不斷的學習和探索,周志道漸漸成為了行業里的“權威”人士。他先后擔任過中華骨科學會常委、中華創傷學會常委、中國煤礦創傷學會副主任及《中華骨科雜志》《中華創傷雜志》的編委。

謙遜嚴謹,嚴師高徒

在多年的行醫生涯中,周志道還將自己的醫術傳遞給年輕一代。雖然醫生之間不稱師傅和徒弟,在很多年輕的醫生心目中,周志道就是他們的師傅,隨著年齡的增長,醫生們都稱他為“老爺子”。

“從我畢業到‘文革’前,醫院分來很多大有才華的學生,大家一起努力救治礦工,服務礦區,醫院的醫療水平和聲譽在京西是很高的。”周志道回憶說,1954年第一屆全國煤礦創傷外科學術會議召開,這個領域有了創傷救治的學術活動。但是真正通過學術交流活動促進煤礦創傷外科事業的發展,是改革開放后,1980年8月在黑龍江省鶴崗礦務局召開的全國煤礦創傷外科學術會議,那次會議內容包括骨盆與四肢骨折、顱腦損傷、脊柱損傷合并截癱、斷肢再植、顯微外科、胸腹部損傷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和臨床經驗,周志道積極組織參與了這次會議。從那以后,醫院陸續分配來恢復高考后的大學生,周志道就自然而然當起了“師傅”。這些年輕醫生也在“師傅”的指導下健康成長。

《礦車骨盆骨折》作者周志道、唐子華,發表在《中華創傷雜志》1993年02期。煤礦井下創傷中約1/5是井下運輸交通工具礦車所致,而井下骨盆骨折中約半數因礦車撞擠致傷。作者將162例骨盆骨折分為礦車撞擠、重物砸壓、交通事故傷和墜落傷4組,以研究礦車所致骨盆骨折的規律。《骨盆骨折60例報告》作者周志道、胡三保,發表在《骨與關節損傷雜志》1999年06期。《非單一傷的名稱探討》(附礦區多處傷134例分析)作者周志道、張洪美,發表在《中華創傷雜志》1994年01期。《一側下肢多處骨關節傷的診斷和治療》作者周志道、鄧輝,發表在《中國骨與關節損傷雜志》1990年02期。

記者注意到,這些論文第一作者都是周志道,而第二作者都是他的“徒弟”。“這篇論文從選題、文獻回顧、病例收集到討論要點,‘老爺子’都給出指導意見。他對我們年輕醫生可以說是手把手地教,點點滴滴培養。”鄧輝曾是該院ICU的醫生,也是北京醫學院畢業的,鄧輝說周志道是老前輩,從他身上學到的不僅是作為學者的嚴謹與謙遜,周志道的指導使他終身受益。

鄧輝回憶說,1987年10月,全國煤礦第三屆創傷外科學術會議,周志道安排鄧輝在會上做煤礦嚴重創傷救治(學術)交流。報告的前一天晚上,周志道讓鄧輝到自己的房間,手把手地指導報告的表達方式,使他第二天的報告收到預期效果,得到同行的認可。

跟隨周志道學習和工作多年,兩位相差30歲的師生和校友,成為忘年交。幾十年后,鄧輝常把探望周老,一起聊天、品茶,欣賞音樂,當作緊張工作之余的休閑時光。

耄耋“少年”,快樂晚年

“平時還有人找您看病嗎?”

“偶爾會有,主要是鄰居有個小毛病什么的,來問問我。”周志道說,他在醫院從醫生到科主任,之后當副院長,幾十年間,明顯感覺到工傷事故少了,這是好現象。但隨著車輛的增多,交通事故造成的傷亡超過煤礦事故,這方面的創傷救治,成為新的課題,他也很關注。

記者請周志道在那份他曾經手寫的發黃的病例上簽名,他愉快地答應了。“您看,當年病例上您不僅記錄詳實,還畫了身體腰部的圖,在上面標注了疼痛的位置。這手藝不簡單。”

“老爺子”沉思片刻說:“現在的病例都電子化了,年輕醫生有更好的記錄方法。當然,如果文字表述不清,有圖示可能更直觀。”如此的表達,展示了他的豁達、仁愛、親善。

“您25歲到煤礦,79歲離開,一生獻給了煤礦工人。從沒有想過調走嗎?”

“軍隊的醫院要他幾次,兩三位將軍都出面了,礦務局領導就是不放,說周志道不能走,醫院需要,礦工更需要。”周志道的夫人蔣本榮說。

“她比我優秀,我感謝她。”見夫人說話,周志道連忙向記者介紹。原來,夫人蔣本榮是周志道大學的同班同學,兩個人同歲。畢業后蔣本榮被分配在軍隊醫院,成為我國血液病與放射病專家,是我國放射病治療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她從事血液學、放射醫學的臨床和研究工作40余年,是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成果主要參與人之一,獲軍隊醫療成果獎一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獎二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獎三等獎3項,同樣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

“雖然他在礦區醫院工作,經常加班搶救礦工,但只要有時間,他就在家主動做飯,這么多年在醫院拿手術刀,在家拿菜刀、鏟子,家里外頭一把好手。直到去年,他行動不便,實在不能炒菜做飯了,才請了小時工。”蔣本榮對老伴多年來在家中的表現非常滿意。

如今這對“醫學元老”成為耄耋老人,執手相伴,對過往的成績非常淡然,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

“他在京西礦區干了一輩子,救治了許許多多的礦工,值得。對了,他喝酒都是跟礦工學的。”蔣本榮的話,讓周志道像個孩子一樣偷笑。

采訪過程中,記者注意到,他們的家中陳設簡單,客廳擺著鋼琴,上面放著一張全家福照片,三代人的合影也是在這個客廳拍攝的。他們的兒子從商,女兒在美國是眼科醫生。他們老兩口過著幸福的晚年生活。

周志道到如今,仍然愛好廣泛,說起打籃球,“老爺子”精神頭十足,他還是個音樂發燒友,在他沙發旁邊,原版CD整齊地放在架子上。“這些大多是古典音樂,下次來一起聽。”周志道坐在沙發上與我們握手道別。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