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湖南煤炭工業:從多到少,期待從弱到強

中國煤炭報 2019-05-29 09:13:06

本報記者 陶冉 黃雄 通訊員 王青松

與煤礦集中的北方產煤大省相比,湖南的煤炭被稱為“雞窩煤”,煤礦多且散,煤炭產能低。

從上世紀90年代的上萬處煤礦,到如今的197處煤礦;從21世紀初期每年400多起事故,到2018年的5起事故;從2012年煤炭供應頂峰時的8823萬噸,到2018年的1800萬噸……新中國成立以來,湖南省煤炭工業發展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從2000余處到197處,用了20年

由于湖南省煤礦賦存條件差、小而分散的獨特性,湖南省小煤礦在歷史上曾數以萬計。

從1991年開始,為使煤炭工業邁入健康有序、科學規范、安全高效的發展之路,湖南省人民政府針對鄉鎮煤礦持續開展了采礦秩序清理整頓工作。

從1998年實施關閉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礦,到2015年煤炭生產秩序整頓、資源整合、關閉重組,再到2016年開始淘汰煤炭落后產能,湖南省煤礦從最高峰時期的13000多處減少到如今的197處。

縱觀近20年的湖南省礦井數量下降趨勢,2001年2122處、2009年1120處、2015年561處、2018年197處……斷崖式的下落曲線背后,是煤炭人付出的努力。

2000年,湖南煤監局成立并履行國家監察職責。也正是從那時起,煤礦礦井數量、煤炭產量、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等指標,開始有了明確的數據統計。

湖南煤監局副局長賀德安,2003年時任湖南煤監局長沙站站長。據他回憶,一個站里7個人,共分管300多處礦井,每年要處理80多起事故,死亡人數高達100人。平均每年每人調查十幾起事故,一個月走訪十幾個礦,“當時每人一天下2到3處礦井,不稀奇。現在想想,不知是怎么過來的”。

隨著煤礦安全監察力度加大,安全監察效能提升,湖南省煤礦關閉退出、淘汰落后產能效果顯著。隨之改善的,更有煤礦安全生產環境。

湖南省煤炭工業發展初期,死亡人數常年為每年1000人左右,始終是全國煤礦安全生產重災戶。“不要帶血的煤炭”,成為當時湖南省煤炭行業各級管理部門工作的重中之重。

20世紀90年代開始,以采掘工作面支護改革為突破口,湖南在全省推廣金屬支護,廢除木支護,減少頂板事故。同時,在煤與瓦斯突出和高瓦斯礦井全部建立了地面永久瓦斯抽采系統。

湖南煤監局成立之后,更是全方位加強監管。2002年開始,按照湖南省政府關于國有煤礦30%以上政策性補貼必須用于安全投入的規定,湖南省煤炭工業局多方籌集資金,先后投入20多億元用于安全整治。

湖南煤監局數據顯示,2001年,全省煤礦事故起數373起,死亡691人。2018年,全省煤礦事故起數5起,死亡10人。2019年1月至今,全省煤礦事故起數2起,死亡3人。

湖南煤監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湖南煤礦安全形勢依然嚴峻。數據顯示,2018年,湖南煤礦百萬噸死亡率達0.56,為歷史最好,但仍然是全國煤礦平均水平(0.093)的6倍。

上億噸需求與1800萬噸產能

湖南省面積21萬平方公里,石炭、二疊紀及中生代含煤面積約5萬平方公里。在湖南省,除岳陽市外,其他13個市州、86個縣市區,都具有一定數量的煤炭資源。

然而,湖南省古生代含煤地層的沉積,明顯受“江南—雪峰”構造帶隆起的控制與影響,地質構造復雜。因此,湖南省大部分礦區資源稟賦差、瓦斯與水害嚴重、地質變化大、煤炭品種單一。

資料顯示,在湖南省煤炭保有資源中,無煙煤占總量的72%,煙煤占總量的28%;預測資源量無煙煤占總量的83%,煙煤占總量的17%。焦煤尤其是優質焦煤十分短缺。

早在20世紀50年代,湖南省就有了國有煤礦,分散地建在山溝里,具有備戰的戰略意義。據《湖南煤炭工業志》記載,到了20世紀80年代,在“有水快流”政策指引下,湖南煤炭工業進入大發展時期。

但與此同時,一系列問題顯現:無序開采嚴重、資源糾紛不斷、礦井點多面廣、職工素質不高、技術裝備落后、管理模式粗放、安全形勢嚴峻。

湖南省煤炭工業不僅先天不足,而且初期底子薄,為什么還要發展煤炭工業?賀德安給出答案:“湖南省能源稀缺,但能耗大,其發展離不開煤炭,而這種情況,過去、現在、將來,恐怕都難以改變。”

湖南省能源局官網統計數據顯示,一直以來,煤炭在湖南省一次能源需求占比70%左右。經過近幾年新能源的發展,目前煤炭在湖南省一次能源需求占比仍在60%左右。

據湖南省能源局副調研員王良介紹,湖南省煤炭需求量每年為1億噸以上,而這種需求情況至“十四五”期末仍不會改變。數據顯示,2018年,湖南省煤炭消費總量為1.28億噸,預計到2030年,湖南省內煤炭消費量將達到穩定,預計為1.35億噸。

與之相對應的一組數據,為因大量關閉小煤礦而日益減少的湖南省煤炭產能。截至2018年12月31日,湖南省煤礦設計產能共為2329萬噸/年。2017年實際產煤1860.5萬噸,2018年實際產煤1800萬噸。

“關”和“扶”要結合起來

今年5月,國家發改委出臺的《關于加強煤礦沖擊地壓源頭治理的通知》要求,進一步壓減30萬噸/年以下煤礦數量。爭取到2021年底,全國30萬噸/年以下煤礦數量壓減至800處以內。

而對于湖南省而言,目前保留的197處煤礦中,年產30萬噸及以下的小型礦井為194處,占湖南省煤礦總量的98.5%。剩下3處為年產40萬噸至90萬噸的中型煤礦。

與湖南煤礦“規模小”相伴的,是災害重、機械化水平低、標準化差距大。

據悉,目前保留的197處煤礦,平均單井規模不足12萬噸/年,其中突出礦井62處、高瓦斯礦井28處;223個采煤工作面中,僅有24個機械化采煤工作面;402個掘進工作面中,僅有14個采用機械化掘進。此外,湖南省無1處一級標準化礦井,二級標準化礦井僅25處、三級標準化礦井97處,還有75處沒有達標。

湖南煤監局局長吳衛龍指出,湖南煤礦存在諸多問題,深層次原因還是企業的法治意識淡薄、安全意識淡薄,總認為在地質條件復雜的湖南省只能辦成這樣的標準、管成這樣的現狀,把習慣當標準。

由于觀念落后,部分煤礦在落實國家安全法律法規以及煤礦自身的安全管理制度上走過場,煤礦不分水平、不分采區、非正規采煤仍沒有杜絕。外加安全投入不足,煤礦安全工程和基礎建設停滯不前。

湖南省煤炭工業未來走向如何?

借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煤礦落后產能淘汰退出,成為湖南省煤礦發展的必然選擇。王良表示,“十四五”期末,湖南省煤礦數量將壓減到100處左右,為目前煤礦數量的一半。

在持續減少煤礦數量的同時,賀德安認為,湖南省還應立足自身,加大對優質煤礦的扶持力度。近年來,湖南省在推動落后煤礦退出上做了大量工作,但技術改造力度不夠,對相對先進產能的扶持力度不夠。

“以湘煤集團為主體的省屬國有煤礦,需做強做大。部分條件較好的鄉鎮煤礦,需加大扶持力度。”賀德安說。

吃百家飯,也要自己有口飯

按照目前湖南省年產2000多萬噸的煤炭產量與上億噸的煤炭需求,湖南省煤炭能源供應很大程度上依賴外省。

今年年底,蒙華鐵路將正式通車。這一縱貫我國南北、途經7省(自治區)、連接多條路網干線、銜接多條煤炭集疏運線路的北煤南運大通道,建成后的煤炭年運量初期可達1億噸,遠期在2億噸以上。2020年,將給湖南、湖北、江西地區帶來約6000萬噸的煤炭運輸量。

同時,從甘肅省酒泉市遠道而來的800千伏特高壓直流電,每年向湖南省輸送電能1600萬千瓦,相當于1800萬噸的煤炭運輸量。

外省日漸充足的煤炭供應,是否意味著湖南省煤炭工業的逐漸消失?

數據顯示,湖南省電源總裝機4574萬千瓦,其中火電裝機約2160萬千瓦。賀德安認為,湖南省煤炭年供應量為2000多萬噸是相對理想狀態,可保障湖南省電力用煤的基本需求,避免了外部供煤一旦出現任何情況都會出現的困境。而湖南省煤炭的整體退出,會對湖南省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不利影響,帶來不穩定因素。

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海盛集團總經理童建斌至今還記得2008年冬天親歷過的那場南方冰災。因為火電供應不足,農村、鎮子,甚至連長沙市都停了電。海盛集團的煤礦生產出的煤炭主要銷售到當地的電廠,以及新化、益陽、常德等周邊地區,為老百姓提供生活用煤。童建斌認為,如果湖南省所有鄉鎮煤礦全部關閉,弊大于利。

王良同樣表示,雖然湖南省煤炭“吃百家飯”,但出于能源安全的考慮,也需要給自己“留一口飯”,需要有一定的煤炭生產能力,將既有優質安全的煤炭資源做強做大。

在目前湖南省197處煤礦的情況下,全省煤礦設計產能共為2329萬噸/年。到“十四五”末期,預計保留100處煤礦,湖南省煤礦若想保證一定的安全產量,在賀德安看來,還需付出更多努力。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 05566辉煌棋牌 内蒙古十一选五彩票控 南通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微信评论游戏赚钱软件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的 大嘴刨幺官网 还有什么好赚钱的新闻 福彩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装修公司项目经理怎么靠增项赚钱 河南11选5官方 pk10人工计划五码 开车卖眼镜赚钱吗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