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百年棗礦:在改革中行穩致遠

中國煤炭報 作者:盧慧穎 張方會 曹士剛 2019-06-14 14:44:23

核心閱讀

■ 早在“黃金十年”,棗礦集團就開始謀劃轉型。棗礦集團通過實施以“零廢品、零廢棄、零浪費、零閑人、零閑機、零閑物”為主要內容的“六零”管理,構建全員、全時段、全過程的降本增效機制。

■ 當被動式的營銷模式無法適應煤炭市場新常態時,棗礦集團提出了煤炭產銷深度協同戰略,以市場為中心、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用市場倒逼采場,實現采場與市場、井口與爐口、產品供給與客戶需求的精準對接與高度匹配。

■ 從140多年前的土法開采到原始的井工開采,從新中國成立后的半機械化、機械化、自動化開采到智能化開采,棗礦集團煤炭開采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棗礦集團本部11個煤礦中,已建成自動化工作面9個、智能化工作面12個,實現了所有工作面全覆蓋。

這是一座德式二層小樓,因其外形酷似飛機,又名飛機樓。這里是山東嶧縣中興煤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興公司)舊址。作為官商督辦的第一家民族股份制企業,1878年中興公司在民族危亡中誕生,扛起了實業救國的大旗。

正對著飛機樓前的中心街,曾經是山東省棗莊市最為繁華的地方。如今的中心街繁榮不再。1996年6月,有著百年開采歷史的棗莊煤礦關井破產,中心街昔日的光環隨著煤炭資源的枯竭逐步消退。

命運和煤炭資源息息相關的,除了這條百年老街,還有源于中興公司的山東能源棗礦集團。

面對資源日趨減少的現實,如何推動傳統能源企業轉型升級,讓礦區近40萬職工、家屬吃飽飯,讓百年煤企走下去?在發展大考前,棗礦集團登高望遠,以思想引領行動,走出了一條適應市場經濟的改革發展之路。

降本增效,提高企業存續能力

棗礦集團的前身——中興公司與撫順礦務局、開灤礦務局并稱中國近代三大煤礦,迄今已有140多年的發展歷史。新中國成立后,棗礦集團的管理體制幾經變化,1956年成立棗莊礦務局,1998年改制為棗莊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11年整合為山東能源集團權屬企業。

在棗礦人的印象里,與煤相伴的日子一直過得不錯,除了世紀之交的那幾年。

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我國煤炭資源供給由緊張到過剩,再加上受亞洲金融危機波及影響,煤炭需求大幅下滑。在此背景下,1999年至2001年,棗礦集團連續3年虧損,是發展最為艱難的時期。

回憶起那段苦日子,正帶著《中國煤炭報》記者趕赴采訪點的司機陳光遠,一邊開車一邊用毛巾擦拭眼淚。“那時候,工資發不出來,每個月只發300元生活費,因拖欠電費,孩子都在路燈下寫作業……”陳光遠哽咽著說。

2002年到2012年,我國經濟高速發展,對能源需求增加拉動了煤炭價格不斷上漲,煤炭行業迎來了風光無限的“黃金十年”。同很多煤炭企業賺得盆滿缽滿一樣,棗礦集團的利潤表也由綠轉紅,從此再未改過顏色。

這既得益于煤炭市場形勢的整體好轉,也與棗礦集團居安思危的改革轉型分不開。

在我國煤炭工業發展的時間軸上,煤炭企業2012年至2015年的發展情況可以用“慘淡經營”來概括。這一時期煤炭企業效益大幅下滑,不少煤炭企業陷入經營困境。

與大多數煤炭企業不同的是,棗礦集團交出的成績單依舊很“漂亮”。原因無他,只因棗礦集團先人一步,邁出了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步伐。

早在“黃金十年”,棗礦集團就開始謀劃轉型。面對煤炭市場產能過剩、煤企之間價格戰愈演愈烈的態勢,棗礦集團將降本增效作為求生存、謀發展的重要抓手,通過實施以“零廢品、零廢棄、零浪費、零閑人、零閑機、零閑物”為主要內容的“六零”管理,構建全員、全時段、全過程的降本增效機制。

柴里煤礦是棗礦集團的主力礦井之一,也是“六零”管理落實得最好的煤礦。在柴里煤礦礦長李文看來,柴里煤礦沒有真正的“廢品”,只有“放錯位置”和“用錯地方”的物品。

在柴里煤礦機電修理廠,一個五層的淘寶箱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這個淘寶箱的每一層又劃分了四個小格,分別存放著不同尺寸的舊螺栓、舊螺帽。“這些零件都是職工自覺放進去的,有需要職工就來這里淘寶。”李文介紹。

除了利廢,柴里煤礦在修舊和自主創新方面也不含糊。他們始終堅持廢舊物資全回收、廢舊材料全復用、廢舊設備全拆解,同時開展小改小革創新,最大限度降低職工勞動強度。

“過去,切割一根錨索至少需要4人依靠體力完成,耗時6分鐘,我們創新研發的全自動錨索切割機僅需50秒就可以切割一根錨索,不僅降低了職工勞動強度,還提高了工作效率。”該礦機電修理廠廠長徐化偉說。

作為棗礦集團抗寒度危的重要管理手段,“六零”管理一經實施就成效顯著。2016年,柴里煤礦完成修舊利廢價值2648萬元,調劑利用、置換再生價值400萬元,實現降本創效8893萬元。

適應市場,從賣煤炭到經營煤炭

隨著國家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我國煤炭市場出現了供大于求的局面,煤炭價格大幅下滑,很多煤炭企業陷入了庫存積壓、產品滯銷、效益下滑的困境,棗礦集團也不例外。

問題出在哪兒?在深入分析煤炭滯銷、產能過剩、供需矛盾等問題后,棗礦集團找到了癥結所在:產銷“兩張皮”。

“過去,生產人員不懂銷售,銷售人員不懂生產,造成了采場和市場的脫節。”棗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楊尊獻一語中的。

當被動式的營銷模式無法適應煤炭市場新常態時,唯一的出路就是下好先手棋,主動適應市場。

棗礦集團并沒有坐等客戶上門,而是提出了煤炭產銷深度協同戰略,以市場為中心、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用市場倒逼采場,實現采場與市場、井口與爐口、產品供給與客戶需求的精準對接與高度匹配。

棗礦集團所屬的高煤公司產銷協同工作室里展示著不同品質的煤炭產品。在2號精煤的展示柜上,記者在戰略合作伙伴一欄看到了新余鋼鐵股份有限公司、武漢鋼鐵集團鄂城鋼鐵有限責任公司等字樣。其實這些企業都是高煤公司的客戶,也是煤炭產品“私人定制”服務的直接享用者。

怎樣才算是“私人定制”呢?產銷協同工作室主任孫偉用通俗易懂的大白話給記者解釋了一番:“簡單來說,就是客戶要什么煤種,我們就生產什么煤種,并給出最優的運輸方案。”

這個工作室通過實施設計、生產、配比、技術、洗選、銷售六項協同管理,能夠實現煤炭產品質量、客戶結構、工藝工序的全面優化,最終使生產的煤炭產品符合客戶要求,實現煤炭生產企業與客戶的雙贏。

產銷協同到底有何成效?詳實的數據最令人信服。記者5月上旬前去高煤公司采訪,恰好今年前4個月的統計數據新鮮出爐。今年前4個月,通過實施產銷協同管理,高煤公司直接創效3152萬元,而這只是棗礦集團產銷深度協同戰略成效的一小部分。

煤炭產銷深度協同戰略讓棗礦集團實現了從生產型企業向生產經營服務型企業的轉型。為了更好地服務客戶、搶灘市場,2015年,棗礦集團成立煤炭產品研發中心,目前已研發精煤品種22個,年結構性盈利超過2億元。

為了支撐煤炭產銷深度協同戰略的深入實施,實現精煤增效,棗礦集團將改革的目光瞄準了智能化選煤。棗礦集團投資4.5億元對下屬所有選煤廠實施技改工程,將原煤年入洗能力提至2000萬噸、精煤年產能提至1100萬噸以上,實現了原煤全部入洗。

高煤公司選煤廠是棗礦集團智能化選煤的試點單位,記者采訪時正值設備檢修。雖然未能切身感受智能化選煤,但記者對干凈整潔的選煤廠印象深刻。

“有一次,上級領導來選煤廠檢查,因為太干凈了,領導還誤以為我們是刻意清掃廠區迎檢。”高煤公司宣傳科科長馬坤笑著說。

不止是高煤公司選煤廠,記者走訪了棗礦集團下屬7個煤礦,個個都這樣干凈,如同花園一般。實現煤炭資源利用和生態環境和諧統一正是棗礦集團的不懈追求。

智能化采煤,邁向高質量發展

140多年來,煤炭生產一直是棗礦集團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命脈。然而,隨著礦老井深、環節增多、災害疊加,單純依靠管理手段已經無法有效保證安全生產,轉變觀念、更新裝備,從本質上提升安全保障能力迫在眉睫。

為此,棗礦集團大力實施“一提雙優”,把采煤裝備升級作為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抓手,堅持提升裝備水平、優化生產系統和勞動組織,推進智慧礦井建設。

實現智能化采煤,除了思想破冰,更需要壯士斷腕的勇氣。即使在煤炭市場處于低谷期時,棗礦集團仍然堅持每年投入10多億元,用于設備升級換代,補齊裝備短板。

2016年9月,棗礦集團濱湖煤礦在16層煤成功應用全國首套薄煤層智能化采煤機組,實現了薄煤層“有人安全巡視、無人跟機作業”的智能化開采。今年5月,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在此召開現場會,將棗礦集團薄煤層智能開采經驗推向全國。

2017年,山東省首套6.5米大采高綜采自動化成套裝備在棗礦集團新安煤業公司3311工作面完成安裝,工作面作業人員由每班19人減少到8人,工效提高53%,單產水平較綜放工藝提高了近50%,資源回采率達到了98%。

從140多年前的土法開采到原始的井工開采,從新中國成立后的半機械化、機械化、自動化開采到智能化開采,棗礦集團煤炭開采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棗礦集團本部11個煤礦中,已建成自動化工作面9個、智能化工作面12個,實現了所有工作面全覆蓋。

智能化采煤帶來的紅利不僅體現在安全和效率上,還讓采煤工人“兩頭不見太陽”的生產模式從此成為歷史。

2017年2月1日,棗礦集團付煤公司在全國率先取消夜班采煤。這在付煤公司總工程師張道福看來,是水到渠成的事兒。

“沒有推進智能化采煤時,一個采煤區隊150多人,現在只需要33人就能完成生產任務,人員少了、工效高了,也不需要上夜班了。”張道福說。

在付煤公司采訪時恰巧是周日,記者想與采掘一線職工聊聊卻未能如愿,因為職工們正在度周末。在采煤不降產量、掘進不減進尺的前提下,目前棗礦集團本部11個煤礦已全面取消井下夜班作業,8個煤礦同步實現采掘周末集中休息,煤礦職工真正實現“體面勞動、尊嚴生活”。

煤炭是棗礦集團的主業,可是資源總有枯竭的一天,“一煤獨大”的產業布局難以為繼。棗礦集團意識到,必須發展非煤產業,走“以煤為基、適度多元、穩內拓外、轉型發展”的道路。

與其他礦區非煤產業一樣,蔣莊煤礦發展非煤產業的初衷是為了解決職工家屬就業安置問題,但被服廠、風筒廠等作坊式的“繁榮”,始終難掩效益上的尷尬。

為此,蔣莊煤礦重新調整非煤產業發展思路,將發力點瞄準高端制造產業。短短2年時間,以機械加工制造為主的蔣莊煤礦下屬企業棗莊市弘大實業總公司就實現了利潤翻番,產值提升了50%,成為蔣莊煤礦非煤骨干企業。

今年,棗礦集團還有另一個“大手筆”非煤產業項目即將落地。為助推滕州市區域經濟發展,消除因政策性關停小火電、小鍋爐留下的供熱空白,滿足民生供暖和工業用熱需求,棗礦集團投資31.8億元,在田陳煤礦建設2×35萬千瓦煤矸石綜合利用項目。據了解,該項目實施早期供暖覆蓋面積可超過1200萬平方米。

從傳統能源型企業到集煤炭、煤焦化工、熱電聯產、高端橡膠、現代物流貿易五大主導產業和現代金融、醫療健康、綠色建材三大新興產業于一體的大型企業集團,2018年棗礦集團實現營業收入1151.29億元,利潤總額42.01億元。經歷過轉型攻堅的痛,品嘗過高質量發展的甜,棗礦集團對未來還有更高遠的目標與規劃。

“未來,我們將突出‘打造總部經濟隆起帶、建設外部生產新基地’的新定位,積極將棗礦集團打造成為國內一流的清潔能源生產商、技術方案解決商、優質產品供應商、能源金融服務商,為百年煤企基業長青夯實根基。”楊尊獻說。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